Keep Simple, Stay Stupid

大道至简,大智若愚
雨中号脉

在起点注目送别,
那到雨中奔去的视死如归;
在终点列队欢呼,
那从雨中而来的向阳而生;
这中间都是生活。

我说那是划过的流星群,
飞溅的星光,
亲吻着发丝和衣角,
散落在鞋面躲进了鞋里,
恒星的温度,
冰凉而湿润。

而你却说那恰似6月的飞霜,
遮住了眼睑,
只留下漫长的叹息,
一地的留白,
波澜而壮阔。


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
From ivych
自画像

盛夏的风会打转,
盛夏的夜会闪回,
蒲公英飘落六月的河,
依附着水里的生命,
等待靠岸的契机。

四肢健全排除在画面之外,
需要多少根骨头,
才能撑起行走的躯体?
如果稻草是通行的遮羞布,
干枯才能造就永恒的色调。
皮是可以伸缩的保护色,
重生需要付出血的代价。
五官留白,为身外物,
若是觉得欠妥,
可镶上宝石,
最佳的视野要留给石头。
周边涂满火热的心,
挤走无处安放的空白。

生命线,跃于纸上,
一段又一段,
点,成线段,不成面。


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
From ivych